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唐诗的“老外粉丝”里卡多:在中国与唐诗结缘

原标题:唐诗的“老外粉丝”里卡多:在中国与唐诗结缘

里卡多与他的中国妻子谭笑。

  巴西学者里卡多和中国妻子谭笑的“小儿子”最近颇引人关注。在不久前公布的巴西第五十六届哈布蒂图书奖获奖名单中,“他”拿到了翻译类二等奖——“他”的名字叫《中国唐代诗选》。在此之前,还从没有中国经典翻译类书籍拿过这个巴西最传统、规模最大的图书奖。“他”还有个姐姐叫《鱼玄机》,稍长两岁,当年距离哈布蒂只有一步之遥。

  获奖的消息公布后,网友留言给夫妻俩,“在巴西,你们是唐诗最好的葡语翻译者”。

  11月末,在咖啡馆的一隅,里卡多给记者念起杜甫的《白帝》,语音低沉,像是中世纪的游吟诗人。

杜甫

    浮萍一道开

  在中国与唐诗结缘,驻华外交官成唐诗翻译家

  哈布蒂奖成立于1958年,是巴西最传统,也是规模最大、最完整、最著名的图书奖。在巴西,收到哈布蒂的奖杯是每一个以书为生之人的理想。

  获奖当晚,夫妻两人相对而坐,捧着红色封面的《中国唐代诗选》又细细看了几遍,“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做到了!”

  故事要从2003年说起。那一年,里卡多·普里莫·葡萄牙被派到北京工作,是巴西驻华外交官。有空的时候,他喜欢读诗、写诗,愿意别人称他为“诗人”。在中国,他看到了墨西哥诗人奥克塔维奥·帕斯翻译的王维诗作,迅速被这位1000年前的中国同行征服了。

  “他的诗写得太棒了!短短一句话里有很多感情,而且能在一首诗里不断变化场景,带着你去很多不同的地方,太美了!”绚烂的唐诗世界为里卡多开启了大门。

  然而漫步其中,他发现能读到的葡语版本少得可怜。

  “你能读到英语的、法语的、德语的、西班牙语的唐诗翻译,但是葡语版本却不多。即使有,也大都是葡萄牙葡语,而不是巴西葡语。”里卡多遗憾地说。

  他开始尝试着自己翻译,“刚开始没想出版,就是因为喜欢,翻译给自己看。”2008年,里卡多在上海遇到了后来成为他妻子的谭笑,“我把自己翻译的一些唐诗给她看,她觉得挺好。”谭笑是地道的中国人,从小读着唐诗长大,她的评价给了里卡多很多信心。

  “我是个懂葡语的诗人,她精通中文和葡语,为什么我们不做点什么呢?”他们决定从代表“中国古代文化最高水平”的唐诗入手,将它们翻译成葡语并出版。

  2012年,他们的第一部作品《鱼玄机》在巴西付梓。“选择鱼玄机是因为我喜欢她,欣赏她的独立。”谭笑把这本书称作自己的“大女儿”。两年后,他们的“小儿子”《中国唐代诗选》问世,收录了32位唐朝诗人的208首作品。

《唐诗三百首》英文版

  白头搔更短

  为推敲译作的形式与意境,常与中国妻子争论

  他们的工作模式通常是这样的:里卡多将唐诗翻译成葡语,妻子谭笑则负责修改。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早就说过,诗歌就是在翻译中失去的东西。

  “诗歌是最难翻译的文学形态之一。你要做的并不是把它从一种语言变成另一种语言,而是从一首诗歌到另一首诗歌。所以首先,你自己必须也是一个诗人。”里卡多说:“然后你必须很好地统筹诗歌的内涵和它的形式。”他解释,前者包含了诗歌的字面意思,后者则包含了文字的读音、诗句的韵律、整首诗的节奏和音乐感。

  而这个过程,甚至会让原本感情很好的夫妇“分裂”成互不相让的两个阵营。

  “一般来说,五言唐诗我们会翻译成每句10音节的葡语诗,七言则会译成每句12音节。”对里卡多而言,保持葡语诗歌的形式和结构非常重要,而谭笑则担心过于追求形式会损失信息的传递。

  比如在翻译杜甫的《天末怀李白》末两句“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时,里卡多把“汨罗”直接翻译成了“河”。

  “你不能就这么简单地翻译,汨罗不是一条普通的河,它背后有屈原投江的典故,不讲清楚这个,杜甫写这句诗就没有意义了。”谭笑争辩。

  “我要保证诗句的结构,总共才7个音节,怎么能讲得清这么复杂的典故?”里卡多不同意。

  两人为此“大吵了一架”。最终的解决办法是:用注释,在注释里讲清楚背景。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唐诗里的典故太多,比如“红豆”代表相思,“青梅竹马”指代两小无猜。“这样的翻译就像带着镣铐跳舞,有很多限制。”谭笑说,“而且注释不是万金油,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不能把所有信息传递的工作都交给注释。”

  为了尽量向“信达雅”靠近,他们买了许多书。“只要看到跟唐诗、跟诗人有关的书就买回来看。要翻译好一首诗,你至少得了解诗人是个怎样的人,这首诗是在什么样的背景里写的,诗里提到的那些意象、符号意味着什么。”谭笑说。

  润物细无声

  最爱杜甫,希望美好的诗句能被更多巴西人欣赏

  在这几年的翻译中,最难的一首是杜甫的《白帝》。“前后大概花了5个月时间才完成。”里卡多回忆。虽然难,但他从没想过就此罢手,“实在太喜欢了!再说要当诗歌翻译者,你必须要有耐心。”

  杜甫的诗最难翻译,但杜甫却是他最爱的中国诗人。

  “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也许只有莎士比亚、但丁才能和他比肩。他的每首诗都像罕见的、完美的宝石,每一个细节都无可挑剔!”说起偶像,他的眼睛熠熠发光。

  他喜欢杜甫挑战诗歌语言表达的各种可能,喜欢杜诗中浓密的意象聚集,喜欢杜诗中厚重的情感表达,也喜欢大声朗读才能体会到的那种节奏和韵律。

  “我觉得,我现在的诗歌写得更好了,我跟他学到了很多。”隔着1200多年的时光,他向杜甫执弟子礼。

  “这些美好的诗句应该被更多巴西人欣赏和了解。”里卡多说,“可惜对很多巴西人来说,他们甚至没听过中国的唐诗,更别说去欣赏和学习了。”

  如今,中国是巴西第一大贸易伙伴,而巴西是中国第九大贸易伙伴、也是拉美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在里卡多看来,与中巴两国愈发密切的经济关系相比,文化之间的交流仍需努力。

  《鱼玄机》和《中国唐代诗选》的出版因此更显珍贵。两本书皆是由中国国家汉办资助,由巴西圣保罗州立大学孔子学院和圣保罗州立大学出版社合作出版。“是中巴合作的产物。”里卡多说,“我们已经开始第二辑的翻译工作了,等唐诗翻译完了,我们还想继续译宋词。那也是美丽的文字。”(侯露露)


文章原载于人民网-《人民日报》20141201日 唐诗的“老外粉丝”里卡多:在中国与唐诗结缘

文中配图来自网络。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唐诗,古诗词,汉语文化输出

编辑:丁当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