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运河,新担当—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二)

来源:新华网

航拍大运河畔台儿庄古城 郭绪雷摄

旧运河,新担当

——流动的文化动脉: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二)

  申遗是手段,保护遗产、造福民众是目标。中国大运河,在千年的历史中,不仅是南北交通线,更是一条流动的文化动脉。穿越千年,古老的大运河将承载怎样的使命?

  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通州考察时强调,保护大运河是运河沿线所有地区的共同责任,北京要积极发挥示范作用。通州有不少历史文化遗产,要古为今用,深入挖掘以大运河为核心的历史文化资源。

  生态文明示范之河

  改善大运河沿线生态环境,是大运河沿岸各省市一直重点推进的工作,可以想象,在不远的将来,一条完整的运河生态休闲绿带将贯通南北。

  北京市通州区是世界文化遗产大运河的北起点。如今的通州,大运河两岸景区星罗棋布,不但有林水相依的大运河森林公园,还有“一枝塔影认通州”的燃灯塔、80年历史的西海子公园、3A级景区中国民兵武器装备陈列馆。今年,大运河漷县段还将建设超过1000公顷的湿地景观,并通过河道拓宽,尝试旅游性通航。

  “运河承载的不仅仅是流水与自然风光,更重要的是历史文化和社会价值,北京、天津恢复旅游通航,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也可以将运河文化传承下去,打造新的‘水上双城记’。”天津市旅游局副局长何智能说。

  “京津冀通航已经纳入顶层设计,2020年正式通航。”天津市武清区水务局局长李春发表示。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管理研究所所长施昌奎认为:“复航所带来的科研、休闲、生态等一系列产业价值是不可估量的,保证通水是复航的关键。”

  鉴于当下各类交通运输方式发达,大运河今天的复航没有必要使全线都能达到较高的航行标准,但没有水难免衰败,应该在保证全线通水的情况下实现局部的旅游和客运通航。多位专家建议,沿线各省市需消除彼此之间的壁垒,共同打造一条完整的运河生态休闲绿带,以一条完整的“运河产业链”破解复航过程中的难题。

  通过产业链上游的科学技术解决水源不足、穿越黄河等问题。施昌奎认为,未来使用海水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趋势,河道景观用水不需要达到太高标准,可以将初步处理达标的海水引入河道。至于穿越黄河,运河与淮河的立交模式提供了很好的样本。

  通过产业链中游的旅游客运带动休闲产业发展,创造经济价值。何智能说,运河复航后,除了游船本身,通过运河把沿岸景点串联起来还会放大旅游功能,让不同地区的旅游资源得到整合。

  通过产业链下游的生态建设引进民间资本,发展环保生态产业。媒体人翟越建议,现在多地都在打造生态长廊,没有哪个新造的绿带比运河沿岸更有价值,可以借运河通水复航的机会,引进民间资本与政府共同建设运河绿带,解决运河周边居民生活垃圾无处丢弃等问题,使人与运河友好相处,还可衍生出相关产业与机遇。

  在一些地方,已建成的运河生态休闲绿带正在改变着附近居民的生活。在浙江湖州长兴頔塘港采访时,运煤12年的船民于海峰告诉半月谈记者,这些年来,京杭大运河浙江段的变化很大:“湖州长兴和吕山之间的河段,以前生活垃圾都是直接倒进运河里的,味道很重。现在上岸以后有统一的地方倒,两岸都是绿茵茵的公园。”

  遗产保护示范之城

  大运河穿行千年,运河文化遗产有很高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艺术价值,是研究人类文明发展规律的实物例证。

  山东省枣庄市台儿庄古城是明清时期有名的水旱码头、商贸重镇,一度“商贾迤逦,一河渔火,歌声十里,夜不罢市”。半月谈记者在台儿庄看到,月河边上的古码头、古驳岸都保留着运河初建时的风貌,因此这段运河被誉为“活着的运河”。

  枣庄市遵循“留古、复古、承古、用古”的原则,按照“原空间、原尺度、原风貌、原材料、原工艺、原地工匠”的标准,把文化基因融入有形建筑,让古城在原有面貌、形态、规制等历史的基因上复活起来。

  复建的台儿庄古城设立了漕运度量衡展览馆、票号文化展馆、中国运河税史博物馆等数十处展馆,便于人们全方位、多层次感知古城昔日的繁荣。台儿庄古城还对运河大鼓、柳琴戏、洛房泥塑等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部分传统运河美食,进行了系统的挖掘、还原。

  在北京,通州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查显友告诉半月谈记者:“通州区下一步将建成文化发展示范区,讲好运河文化带的故事,使其内涵更为丰富。”

  在江苏,正在策划实施一系列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工程,挖掘运河文化的多重价值,全面提升大运河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展示、利用整体水平。

  创意产业聚集之地

  近年来,中国艺术家们对大运河文化的全新创意和情感表达,进入到前所未有的阶段。

  2017年7月2日,中国首部文化遗产传播剧《遇见大运河》在法国巴黎会议宫表演厅上演。《遇见大运河》由杭州歌剧舞剧院历经3年创作打磨而成,用现代舞蹈形式展示了中国大运河被开凿、繁荣发展、被遗忘和被保护的过程,包含了对真实、完整的文化遗产现实命运的思考和判断。

  《遇见大运河》总导演崔巍介绍,自2014年5月首演以来,该剧已在中国大运河沿线省市演出百余场。法国是该剧世界巡演的首站,剧组还将前往德国、英国、埃及、巴拿马、新加坡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遇见”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等十多条世界著名运河。

  聊城大学运河学研究院院长李泉认为,针对运河文明,如古代水利技术、治水精神、漕运历史、商贾文化,可以创作影视剧,讲好运河故事,增强民族的文化自信。

  杭州市水上公共观光巴士有限公司总经理徐顺雨指出,大运河是不竭的创意源泉,要突出现代创意,采取多种艺术形式和多媒体手段,使运河文化内涵可视化、具象化。

  半月谈记者实地采访看到,京杭大运河(杭州段)北起余杭塘栖古镇,南至钱塘江三堡船闸,两岸已形成了一条以自然生态景观为核心主轴,以历史街区、文化园区、博物馆群、寺庙庵堂、遗产遗迹为重要节点的文化休闲体验长廊和水上旅游黄金线。

  流域协同发展之梦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需要联合多部门,从顶层设计层面统一规划,建成地域及部门协同发展的典范。

  “明清城墙、江南古镇,都是边界清晰,管理机构与遗产保护管理相匹配。大运河则至今不明确、不匹配,操作层面各管各的,整体意识不够。”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国)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说,“大运河申遗成功到现在已经3年,整体意识应当建立起来。”

  “如今运河文化创意园各地都在搞,但不能都一样,要异质化,警惕低层次同质化竞争。”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研究员王水法认为,“在产业布局上,不怕有缺点、就怕没特点,要互补而不是互掠。”

  在杭州,综合保护运河的有效经验就是组建一套班子、建立一个机制、打出一块牌子、走出一条路子、筹措一些票子,同时是一张蓝图绘到底,一任接着一任干。

  在北京,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将推出五年行动计划。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考察时强调,要做好“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这三篇文章,深入挖掘大运河文化带的丰富内涵,通过推进大运河文化带保护利用,进一步擦亮世界认可的国家文化符号,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搭建深度交融的桥梁。

  湖州市交通建设管理局副局长、总工程师姚波动情地说:“我有个理想,把运河上的古桥恢复起来,包括各个支流、岔河里的,给古桥编号,异地保护。有一天,我们可以骑着自行车,从杭州拱宸桥出发,到嘉兴乌镇、江苏无锡,甚至一路贯通到北京。”

(专题采写:冯源 蒋芳 李鲲 孙晓辉 段菁菁 俞菀 关桂峰)

欢迎关注系列文章

《大运河保护当有大格局——流动的文化动脉: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一)》

《建设性破坏就是文化割脉——流动的文化动脉: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三)》

《千年传奇,当代新生——流动的文化动脉: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四)》

《民间守望者,行到水穷处——流动的文化动脉:大运河新使命调查(之五)》


文章原载于新华网 2017年07月25日 来源:半月谈网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大运河,文化,历史,思考,开发,保护

编辑:鲁铭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