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春节话家风]儿时记忆:邻里和睦来自血脉的传承

作者:未闻

      丁酉年,辛丑月,庚申日,申时,哺鹊进食,斜阳归。人似乎在黄昏的时候总有些感性,手里捧一杯热茶望着远处的余晖,很多儿时片段涌现出来。年假快放完了,有多少年轻人将与家人短暂的分离,回到工作岗位上,那份对于亲人的眷恋与思念将持续到下一次归途。我很幸运,从出生起便一直过着三世同堂的生活,姥姥姥爷离世后,我做了母亲后,亦从未与父母分开。岁月轮转,我慢慢变成当年的母亲。但不同的是,选择了记者这一份职业,在家的日子很少。年节里,走基层采访总是占据了绝大部分时间。今年年前母亲似无心地问,过年能休息么,我犹豫片刻,决定陪着家人过个年。所以,今年的稿件,是关于家,关于亲人,关于传承。

      女儿声声唤着姥姥 唤起心底对于姥姥的思念

      女儿(丫丫)过了年便算三岁了,家里人总是感慨,现在的孩子比我儿时要机灵的多,只是爱粘着姥姥撒娇,外号小膏药这件事儿和我出奇的相像。

      年前,偶然看到母亲问女儿,谁是姥姥的小膏药?女儿立刻钻进母亲的怀里撒娇地说:丫丫是,丫丫是姥姥的小膏药

      有那么一刹那,心里最柔软的记忆被唤醒,想到儿时的午睡,我总依偎在姥姥和姥爷中间,姥爷会轻轻地为我扇扇子,姥姥则轻抚着我。午觉后,一睁眼,就能看到阳光透过窗户轻柔地撒在床边,这时姥姥便端来一碗自制的芝麻盐给我当零食。芝麻盐真香啊,吃完还要故意把变成花猫的小脸儿往姥姥怀里蹭蹭,姥姥总是宠溺地望着我。

  很多年以后,再看到相似的一幕不禁感慨,家庭的传承真的很奇妙。大多时候,我没有办法用语言清晰的表达,但亲人之间细微的动作,长辈们的言传身教,将随着记忆伴随人的一生。如姥姥对我的影响,亦如母亲对女儿的影响。

      关于邻里的二三事

      年近三十,对于小时候的记忆是细碎的,忘记了很多,但记住的将一直伴随着日后的岁月。

      前几天,隔壁邻居搬走了,毕竟相邻住了5年多,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舍。大家在饭桌前闲聊的时候,母亲突然问我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的邻居何奶奶,我应付着说当然记得。这时父亲说起,小时候顽皮从二楼的窗户掉在了何奶奶家的花园,命大的我除了擦破点皮别的都没事。通常情况下,母亲总会接着说,你小的时候我们上班忙,你姥姥姥爷不在的时候都是何奶奶在帮忙带你。后来何奶奶去了上海找她的妹妹,也不知道老人过的怎么样。

      每次提到邻里关系,家里人一定会提起何奶奶,也一定会问我记不记得。小的时候我不会表达,长大以后觉得不想表达,他们不知道,其实我记得很多,那段岁月是我记忆中所能触及到最远的地方,也是最柔软的地方。

      她老嚷嚷着要吃红烧肉,我炖了肉她不吃,要来你家吃。印象中,姥姥有一次带着执拗的我在饭点儿去敲何奶奶家的门,大约是因为我不想在家吃饭吧,中间的过程已经忘记了,但有一段对话,始终记在心头。

      奶奶我要吃那个白色的肉,白肉香!”“你前阵不是说要是红色的肉,说红色的肉不腻么,怎么又变了?”“我不爱吃红色的肉了,我要吃白的,香!何奶奶要喂我吃。记忆中的画面到这里就终止了,但现在回想起来,我想我的嗅觉还记得何奶奶家的味道。没有办法准确的用话语来形容,那应该是南方的味道,甜甜的饭的味道,梅干菜的味道,亦或者是邻居的味道

      那个时候很小,我对于邻居这个词语根本没有准确的定义,更别提现在人们常说的邻里和睦”“传承家风了。在我的思维里,邻居就是何奶奶,是亲人,像姥姥一样疼我的奶奶。后来我们举家搬走,偶尔会听母亲说起一些何奶奶的事,只是印象都很模糊。但这位慈祥的奶奶,会像姥姥一样温柔地望着我笑的奶奶,我从未忘记,和邻居像亲人一样相处的理念,我从未忘记。

      而我的女儿,也有这样一位慈祥的奶奶,不知道很多年以后她是否会记得。

      前阵子,去母亲的住处接她和女儿回我那边,一上车,女儿便喊着要吃大包子。当时心里奇怪,明明没有做饭,哪来的包子。只见母亲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包子,女儿立刻接过去大口地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喊香!丫丫还吃!吃多多!隔壁奶奶大概是听见我们要走,赶紧开门给丫丫塞了一个刚蒸出来的大包子,把丫丫馋坏了。母亲看我疑惑,解释道,隔壁奶奶对我们丫丫可好了,上次我们去早市,买了好多布,她回来给丫丫做了好多小裤子。现在没事了我们就去找隔壁奶奶玩会,丫丫可喜欢奶奶了。

      看着女儿吃的香,我心里想着,原来丫丫也有她的何奶奶,而母亲亦如当年的姥姥一样,对于女儿的影响多过

      家风不是简单的词汇 是血脉的传承

      现代人,住在高楼大厦里,猫眼看人的趣事儿也屡屡发生,连小品都拿这个当素材打趣。邻居这个词,对于年轻人来讲,形式似乎大于感情。工作和生活的节奏越来越快,很多时候我们确实没有闲暇的时间,和邻居之间话个家常,慢慢地,人们之间的距离便真的被防盗门阻隔了。

      但我很庆幸,从姥姥,到母亲,到我,再到女儿,在我们每个人的生命中都有一个难以忘怀的好邻居,他们如亲人一般伴随我们一段时光。哪怕分开,哪怕再搬来新的邻居,我们始终会记得他们曾经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给予的一份温暖。而这,不是与生俱来的,它来自家庭的言传身教,来自于血脉的传承。

文章原载于长城网—原创 2012年02月02日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家风,亲情,家庭教育

编辑:张芮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