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男孩可以阅读“公主的故事”吗?

来源:界面新闻 原标题:男孩可以阅读“公主的故事”吗?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当我为短篇系列故事《黑衣公主》举办签售活动时,一位女士问我:“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写写给男孩子看的故事?”我说:“这些书就是给男孩子看的,男孩女孩都能看。只要是喜欢看英雄斗怪兽的小读者都可以看。”但她看起来并没有被说服。她确信没有男孩会愿意读一本以女孩为主角的书,更何况是公主呢。

      我出版的漫画小说《真正的朋友》算得上是一本自传小说,它记叙了我小学时代的友谊。这本书得到了许多图书博主和线上书评人的推荐,但他们均表示,由于书中大部分角色都是女生,所以不建议把它推荐给男孩看。

      某次在学校里,当我面对学生演讲之前,学校的图书管理员向大家介绍我:“女生们,你们今天可有福了。你们一定会喜欢香农·黑尔的书的。男生们,我希望你们坐好别捣乱。”

《真正的朋友》

      某次图书签售会上,一位母亲神色忧伤地看着我的书,说道:“我好想给孩子买几本书,但我们家都是男孩。”

      还有一次,一个小男孩指着我的一本书大喊:“我想要那本!”他的父亲却把他拽走了:“不行,那是女孩子看的书。”

      我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出版了三十余本书,我曾到过全美四十多个州宣传我的作品,每一次我都会听到这样的话,而且经常还不止这些。

      很明显,我们的文化总是先入为主地假设:

          男生不会喜欢读以女生为主角的书。以男性为主的故事男女皆宜,以女性为主的故事则只适合女生看。

      不管怎么说,讲述男孩经历的图书(《哈利·波特》、《小屁孩日记》、《寻宝小子》)的读者群体没有明显的偏向性,但女孩做主角的图书(朱迪·布鲁姆的小说、《绿山墙的安妮》、《暮光之城》)却只能让女孩读。

      我时而会发现自己无法完全否定这种假设。在我职业生涯的早期,我经常顶着“《公主学院》(Princess Academy)作者”的头衔进行宣传,因为这本书是我的代表作。不出所料,参加我签售会的只有女孩和她们的母亲,屈指可数的几位男孩子往往都是她们的兄弟,探头探脑地藏在后面。

      到了后来,我的书获得了主流奖项,老师们开始在课堂上朗读我的作品。曾有数十名老师跟我反映过同样的情况:“当我在课上宣布要读一本名叫《公主学院》的书时,女生都兴奋欢呼,男生都发出嘘声。但当我把书念完时,男孩同样也表现出对这本书的喜爱,有时更甚于女孩。”


黑衣公主(全系列共5册) [美]香农·黑尔/迪安·黑尔 著 [美]范雷韵绘 吴佳美 译 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2018-1

      这个例子足以推翻所谓性别与阅读关系的观念,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了解真实的案例。我开始在这方面格外上心,而后,我发现自己的确拥有许多男生读者——大概有成千上万名,但他们由于难为情,都是私底下偷偷读的。我还注意到大人常以五花八门的方式教育男孩,让他们为自己喜欢女孩的故事而感到羞愧,有的大人会直接禁止:“把书放下,那是女孩子看的。”有的则明褒暗贬:“我觉得你会喜欢这本书的,尽管它的主角是女生。”此外,男孩的同龄人也会对读女孩故事的行为加以嘲笑,但说到底,大人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和支持者。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问过上千个孩子同样的问题:“你喜欢看什么样的书?”他们的回答通常是奇幻类、搞笑类、漫画、悬疑推理类,或是非小说类等等。从来没有一个孩子说:“我喜欢讲男生的故事的书。”然而我从书店工作人员处得知,给儿子买书的父母似乎都认为书有性别之分:“我要一本男孩的书。他不爱读那些女孩的故事。”

      这样的观念不仅会让男孩难以对女孩产生同理心、真正了解她们,而且会让性别的定义变得狭隘:所有男孩只能按一种方式成长,任何越界行为都不被允许。

      故事是塑造人性的工具。跟同伴一起分享自己的故事能让人与人的关系更加紧密,而阅读小说则能够沉浸式地培养读者的同理心。

      那么,一味地鼓励女孩读以男孩为主角的故事,同时却不让男孩读与女孩相关的故事,会对我们的文化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香农·黑尔

      一个一直被教育不要去读“女孩子看的书”的男孩将很难对女生产生同理心,难以理解她们的想法,也不会去关心她们,这样的男孩往后会有什么样的境遇?

      这样的男孩又会成长为怎么样的人呢?

      这些针对男孩的偏见根深蒂固,想要打破这些观念的人似乎都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这改变可以从简单的措辞开始:推荐图书给小读者的时候,我们可以说“书里写的是女孩子”,而不要直截了当地盖章“书是写给女孩子看的”。

      我们的目标是鼓励孩子终生读书,我们越是告诉孩子哪些书该读、哪些书不该读,孩子对阅读反而会越厌烦。我自己有四个孩子,我对他们喜欢读的书总是预判错误。于是我能做的就是把体裁、风格各异的图书都买来放在家里——书的作者有男有女,也有第三性别;有的作者来自其他国家和文化背景,有的作者是有色人种;且这些作者的特长和信仰都不尽相同。我把这些书一视同仁地分享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挑选,他们因此得以广泛地阅读,也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最近有一次在学校演讲时,我问了在场学生一个问题(他们的年龄跨度从幼儿园到小学五年级):“如果一本书是描写机器人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它只能给机器人看呢?”

      “不是!”他们喊。

      “描写猫的书只能给猫看吗?”

      “不是!”

      “所以,如果一本书写的是跟男孩有关的故事,是不是意味着只有男孩可以读?如果书里写的是女孩的故事呢?”

      孩子明白我的意思了。他们只是想读一个精彩的故事而已。经过培养,相信他们能够养成终生阅读各类书籍的习惯,这些图书能让他们对不同群体产生共鸣和同理心,并且了解自己无法在现实生活中体验的别人的故事。

      (翻译:黄婧思)

文章原载于界面新闻网 2018年10月21日 男孩可以阅读“公主的故事”吗?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性别

编辑:木易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