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亚运会是怎样诞生的?

作者:于睿寅 来源:腾讯体育 原标题:亚运会是怎样诞生的?竟然来自“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印度式尝试

       当印度奥委会以“实力太差,没有夺牌机会”的理由拒绝派印度男足出战亚运会时,上了年纪的印度球迷很难不怀念起67年前,足球在刚独立的头几年给他们带来的荣耀感。

       那是1951年3月10日,在新德里的国家体育场。在那次仅有8队参加,直接捉对踢淘汰赛的亚运男足比赛中,印度男足在以两个3-0淘汰印度尼西亚队、阿富汗队之后,在决赛中遇到了强敌伊朗队的顽强阻击。中场休息时,一位不速之客造访了印度队更衣室;他以人民的名义命令阵中的射手米瓦拉尔,下半场进一个!

2010年广州亚运会,印度代表团得到创造历史的64块奖牌。

       米瓦拉尔做到了,印度队也凭此球赢下决赛,戴上金牌。虽然亚运男足金牌看似成色不是太足,但至少是洲际大赛的冠军,这就足以让他们在邻居面前吹好久。

       至于那位不速之客,他也的确能作为人民之表率,因为他是印度开国总理尼赫鲁。时值首届亚运会的倒数第二个比赛日,他明白赢下这场比赛对于民心士气,以及首届亚运的历史评价意味着什么。

       第二天,这次稍显仓促和拮据,却被赋予了跨时代意义的亚运初尝试终于落下帷幕。这也意味着印度体育人自1947年独立时就开始的酝酿和斡旋,尝试和纠错,终于收获了基本令人满意的结局。饮水思源,在本届亚运会开幕前的几个小时,我们还是怀着感恩的心,重念起这次“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印度式尝试。

       印度体育人也遭遇印度式的不作为

       这里首先要介绍一位名叫古鲁·杜特·桑迪的印度体育人,称他为“亚运之父”也丝毫不为过。桑迪博士走的是典型的印度中产阶级家庭孩子的成长路线,国内名校接受教育,而后负笈英伦,就读剑桥,学成归国。他可谓是资深而职业的体育运动管理者,自英国殖民时期起就长期供职于印度奥委会,还是1928、1932、1936三届奥运会印度代表队的领队。从1932年到他逝世的1966年,桑迪博士在国际奥委会委员的席位上坐了34年。

“亚运之父”印度人桑迪。

       1947年,随着印巴分治以及印度、巴基斯坦独立成国,出生在拉合尔(现属巴基斯坦)的他选择了留在独立后的印度。也正是那时,举办综合性洲际体育赛事的梦想在他心中开始萌芽。在此之前,此类赛事在亚洲的尝试包括远东运动会(1913-1938,11届)和西亚运动会(1934,1届),后者还是桑迪博士一手促成的。但是这些赛事未能涵盖普遍意义上的亚洲诸国,加之20世界上半页世界和地区范围的战乱冲突不断,在相对和平的岁月到来时,需要有一项新赛事来揭开亚洲体育的新时代。

       时年已经57岁的桑迪博士,开始了他人生最有意义的一次试探。他将亚运会雏形的构想分享给了两位至关重要的的支持者——一位是富可敌国的帕蒂亚拉帮主亚达凡德拉·辛格,他也同时担任印度奥委会主席一职;一位就是上文提到的尼赫鲁,虽然日理万机的他不至于亲自过问此事,却给了桑迪博士一条至关重要的建议——将亚运会初定的英文名称Asiatic Games改成如今的Asian Games。

       一切看似顺风顺水,却也不可避免地遇到了印度式的不作为。桑迪博士的动议在1947年7月提交给在北部城市勒克瑙举行的印度奥委会全会,有辛格帮主的推动,当然得以顺利通过。然而鼓掌通过的其乐融融氛围散去后,桑迪博士却在很长时间内发现,“通过”之后再无下文,印度奥委会并无任何实质性举措,而转眼1947年就要过去了。

       年近花甲的老人不愿在等待中浪费光阴,于是走了一条“曲线求国”的野路子。举办综合性洲际体育赛事绕不过印度奥委会这一环,但如果从单项比赛入手,只要获得单项体协的批准和支持就够了。桑迪博士把办赛范围缩小至“体育运动之母”田径,然后向对口的印度业余田径联合会求助;结果顺利得让人感觉不到是在印度办事,联合会非但“秒批复”,而且赋予桑迪博士本人筹备组委会的大权。有了实权,撸起袖子说干就干就容易得多了。

       虽然对于印度奥委会的低效率也有颇多无奈,但桑迪博士还是很识趣地找来辛格帮主担任组委会的主席,而他本人则成了负责具体事务的组委会主任。只是一通忙活,事情终有眉目之时,时间已经来到了1948年的夏天。谁都知道这不是个办赛的好时机,因为伦敦奥运会转眼就开幕了,亚运会作为一项初创的地区性赛事,相形之下毫无竞争力。

印度代表队参加亚运会。

       亲赴伦敦的一次体育外交斡旋

       桑迪博士当然明白,平日里要把亚洲各主要国家体育协会的负责人召集到一起并不容易,而伦敦奥运会是他不能错过的机会。虽然早已不担任印度代表团的领队了,但他还是在那届赛事结束前亲自飞赴伦敦,拿着首届亚洲田径锦标赛的计划书,在蒙特皇家酒店招待了9位能够成就他梦想的客人。

       他们分别是来自韩国(2人)、菲律宾(3人)、缅甸(1人)、锡兰(现斯里兰卡,1人)、印度(1人),当然还有中国(当时由中华民国政府代表,1人)*的官方体育机构负责人。当年奥运会总共有13个亚洲国家参赛,而新加坡、巴基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黎巴嫩和叙利亚的同级别官员也收到了邀请,但并未出席。

       (*当时代表中方的机构是“中华全国体育协进会”,时任主席是较早在中国推广普及奥林匹克运动的外交家王正廷,而参加此次会议的是该组织秘书长,官方会议记录中的名字是Mr. Gunsun Hoh,不过笔者并未找到对应的中文译名。)

       但这似乎已经足以让桑迪博士阐述办赛梦想,赢得各国支持了。他召集此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有两个,一是推动并促成首届亚洲田径锦标赛于次年2月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二是介绍并征求大家对亚洲运动联合会构想的建议。至于两项议程孰轻孰重,桑迪博士心中自有打算。但幸运的是,与会嘉宾对两件事都展现了极大的热情,只是在细节上进行了一些推敲。大家认为,亚洲田径锦标赛毕竟是单项体育赛事,规模相抵较小,不如实行邀请制;在此基础上,亚洲各国人民应该有一项属于自己的、按期举行的综合性体育大会。在此次会议达成的最终协议上,这些讨论和计划都落实成了文字。

       这结果当然让桑迪博士乐疯了。原本非得求着印度奥委会才能办成的事儿,如今有了亚洲各邻国的支持,成立了筹备委员会,群策群力当然要比单枪匹马好办得多。在4天的会期后,与会嘉宾在1948年8月11日,伦敦奥运会闭幕前3天,在菲律宾全国体育联合会主席豪尔赫·巴尔加斯先生的客房里,最终落实了此次会议的成果,主要包括4项:

       1、组建亚洲业余体育联合会(后更名为亚洲运动联合会),以此作为亚洲各国体育赛事组织、交流的常设机构;2、从1950年期,每隔4年举办一次综合性的洲际体育赛事,邀请亚洲各国参赛;3、该赛事初步包括田径、游泳、网球、棒球、马球、篮球、排球、足球、拳击、摔跤、举重这11个大项;4、1949年2月,在亚洲田径锦标赛期间在新德里再组织一次会议,评估并落实本次会议的决议。

       不过颇有些灰色幽默意味的是,作为这次历史性会议的由头,桑迪博士倡议的亚洲田径锦标赛却并没能办起来……当然1949年2月的大会是如期召开了,否则就没有后来的亚运会了。

       一通通电话“求”来的首届亚运筹备会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亚洲局部仍不太平的时代背景下,前脚敲定的事情,后脚很可能说变就变——政权的更迭、战争的阻挠、天灾的侵害,各种原因。这不,在一团和气中闭幕的伦敦会议结束没半年后,当约定的1949年2月即将到来时,回复桑迪博士表示会前来参会的只剩下4个国家——菲律宾、印度,以及半年前未派代表的缅甸和伊朗。

       倒也不是各国的体育机构负责人说了就忘,实在是国情世情无奈所致。譬如在那个时期无暇过问此事的中国和韩国当局,其原因不言自明。

       这样的阵容显然有些寒酸,而已经59岁的桑迪博士既然已经努力到了这个份上,就不可能轻言放弃。几乎是凭借自己在体育圈的个人地位和影响,他一通通电话、一份份电报挨个儿联系亚洲各国的体育机构负责人,虽然比起半年前很多已经换了人。一通操作之后,好歹是“求”来了阿富汗、印度尼西亚、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暹罗(现泰国)的使馆或者联络机构派代表出席,虽然级别普遍都不高。锡兰政府派出代表作为观察员列席,而原本许诺会派代表出席的伊朗,最终放了一回鸽子。

       虽然有些强行拼凑、仓促上阵的嫌疑,但是有了辛格帮主的给力主持,以及尼赫鲁总理发来的热情洋溢的贺信,总算看上去还像那么一会事儿。或许因为多数国家的代表也只是“象征性”地出席,所以整体议程比之半年前在伦敦达成的共识,基本没有出现任何变数,一切都在桑迪博士的掌控之中。半年前未出席伦敦会议的各国签订了补充协议,而第一届亚运会最终选定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似乎也不可能有什么争议。

印度男足参加亚运会。

       其后的故事——原定于1950年的首届亚运会因为经济拮据、筹备仓促而延期一年,及诸如此类的段子——各位在许多公开资料中都能读到,这里不多赘述。当时新中国也刚成立不久,虽然也被邀请参赛,但最终未能成行,中国政府派出了时任外交部部长助理的吴学谦同志亲赴新德里观摩。直到1974年,第七届亚运会在伊朗首都德黑兰举行时,中国才第一次派出代表团参赛,并以33枚金牌位居各参赛队第三位,初次亮相就堪称惊艳。

       时值第18届亚运会开幕之时,又回忆起半个多世纪前,桑迪博士和亚洲各国老一辈体育人辛苦斡旋、屡遭挫折,最终见证亚运会从有到无的历程,也算是对于亚洲精神、时代精神的一次致敬。诸多细节现在回忆起来,有些仓促的无奈感,甚至略带黑色幽默的滑稽,但是全身心地投入一项事业并把事情做成,本身就值得骄傲。

       桑迪博士于1966年11月20日逝世,国际奥委会专门致唁电表示哀悼。他和我接触过的印度老一辈教授、外交家、知识分子一样,带着些理想主义的天真,和不达目的誓不休的坚守。

文章原载于腾讯体育 2018年08月18日 亚运会是怎样诞生的?竟然来自“创造条件也要上”的印度式尝试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亚运会,诞生,印度

编辑:木樨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