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中国文化中的狗狗演变史

作者:傅适野 来源:界面新闻 原标题:从食狗到宠狗:中国文化中的狗狗演变史

       如今,公众视野中的狗大多以宠物身份出现,它们是可爱的、娇贵的、通人性的。它们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名字,被纳入家庭甚至亲属的范畴,它们上学校接受培训,有的在死后有着体面的葬礼。它们是人类忠实的伙伴,也是人类情感之所系。这是故事的一面。故事的另一面是大众媒体上频繁曝光的虐狗事件,以及一年一度的玉林荔枝狗肉节。为何虐狗事件总能激发众怒?为何吃狗肉如今被不少人视为一项难以接受的行为?作为食物的狗是如何一步步变为人类的宠物狗的?

       如果我们回望中国传统,上述两个版本的故事均能在其中找到根源。

       狗肉地位下降:从宫廷食材到“挂羊头卖狗肉”

       据考古学家研究,最晚从商代开始,狗就在中国的日常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了。在古代中国,狗的功能主要分为两类:世俗功能和宗教功能。唐人贾公彦在《周礼》疏提到:“犬有三种:一者田犬,二者吠犬,三者食犬。若田犬、吠犬,观其善恶;若食犬,观其肥瘦。”这说明在中国古代,狗的三种世俗功能分别是狩猎、看门和充当食材。

       中国自古以来便有食犬文化。在商周时期,狗肉是贵族食物,曾是周天子宴客的御席珍馐之一。春秋到两汉时期,中国的食狗人群扩大,从贵族扩展至平民。与此同时,屠狗者也逐渐增多,甚至发展成了一种职业。战国时期的刺客聂政“家贫,客游以为狗屠”,春秋时期力士朱亥、战国高渐离以及汉代开过功臣樊哙都是屠狗出身。《史记·卷九十五·樊哙传》中写:“舞阳侯樊哙者,沛人也。以屠狗为事,与高祖俱隐。”到了秦汉,狗肉已经成为重要的肉食来源。在魏晋南北朝之前,屠狗食狗之风主要在北方盛行。到魏晋南北朝时,随着大批北方人口迁移到长江中下游地区,北方的食狗之风开始在南方流行。

首都博物馆《瑞犬望春风》展览展品 东汉(25年-220年)绿釉红陶狗

       隋唐是中国人对于食用狗肉态度发生转变的关键时期。唐人颜师古在为《樊哙传》做注时,评论“以屠狗为业”时写道:“时人食狗,亦与羊豕同,故哙专以屠为业。”当时,狗已经不再被纳入可食用的范畴了,除非万不得已才屠狗食用。而平时食狗之人多为恶少,唐人段成式的笔记体小说《酉阳杂俎》续集卷一中,便记载东都恶少李和子“常攘狗及猫食之”。

       隋唐以后,狗肉地位急剧下降。在北方地区,狗肉以不再是象征尊贵地位的、上流社会用来宴请贵宾的食物。在正式的宴饮场合,狗肉已经风光尽失。即便是在普通民众的宴席上,也只有非正式场合才能吃到狗肉。俗语“挂羊头卖狗肉”,大致可以说明狗肉的地位肯定没有羊肉地位高,仅作为一种用来滥竽充数的食材。

       一直到宋朝,中国人仍有食狗习俗。宋人朱弁在其追忆、记录北宋和南宋初期朝野遗事、社会风情和士大夫轶闻的《曲洧旧闻》里提到:“崇宁初,范致虚上言,十二宫神,狗居戌位,本陛下本命。今京师有以屠狗为业者,宜行禁止。”这是说,因为宋徽宗属狗,他在位期间为了避讳而禁止百姓屠狗吃狗。这一记载在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食狗的传统直至宋朝均有延续。明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中也提到过狗的吃法和疗效,诸如狗肉、狗胆均可使用,可滋阴补阳,对肾脏和胃大有裨益。而明人王圻及其子王思义撰写的类书(相当于现在的百科全书)《三才图会·鸟兽三·犬》提及:“食犬,若今菜牛也。”其中“若今”二字拉开了过去和写作者当下的距离,由此可以推断,到《三才图会》成书的明朝,食犬的习惯已经逐渐衰落。到清代,清人段玉裁在《玉篇·犬部》中称:“狗,家畜,以吠守。”此处突出的只有狗作为家畜看门守卫的功能了,不再有食用功能。

首都博物馆《瑞犬望春风》展览展品 清(1644年-1911年)内画骏犬图鼻烟壶

       康熙年间,耶稣会传教士利国安在给朋友的信中写到:“中国人在集市上也卖马肉、母驴肉和狗肉。”到了民国,广东地区政府曾因卫生原因下过禁令,称“狗肉燥烈,对于卫生,极为不合”,因此“于夏至日,督员严行巡查。如有故违,定必拘案究办”。时至今日,虽几经调整变换,食狗这一古老传统仍在一片争议声中延续。

       作为陪伴的狗狗:簪花仕女有犬,宋朝已卖狗粮

      上面说到狗的世俗功能,一是食用,第二便是狩猎和看门了。许慎在《说文解字》中指出:“犬知人心,可使也。”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 应劭在《风俗通义》中提到狗:“俗说狗别主宾,善守御,故著四门,以辟盗贼也。”到魏晋之后,尤其对于上层人士而言,食用狗的功能逐步下降,养狗更多的是为了狩猎,或者是单纯的宠物狗。

       宠物狗究竟何时开始盛行,我们无从考证。但最迟在唐朝,小型观赏犬已然成为宫廷贵妇的宠物。在唐代画家周昉描绘唐朝贵妇生活的《簪花仕女图》中,就出现了两只小巧玲珑的宠物犬。这种观赏犬叫作“拂林狗”,唐朝初期从高昌传入,“高六寸,长尺余,性甚慧,能曳马衔烛,云本出拂林国。中国有拂林狗,自此始也。”

《簪花仕女图》(局部)中的狗

       唐人王涯有《宫词》一首:“白雪猧儿拂地行,惯眠红毯不曾惊。深宫更有何人到,只晓金阶吠晚萤。”“白雪猧儿”指的便是白色的小狗,由于深宫中无人问津,因此小狗踏实睡在地毯上,不受惊扰。寥寥数句,勾勒出了后宫的寂寞景象,但也说明,起码从唐代开始,宫廷中便已有以陪伴为主的宠物狗的存在了。

       而在《酉阳杂俎·卷一·忠志》中,段成式也写到了杨贵妃在观看下棋时,“放康国猧子于坐侧,猧子乃上局,局子乱,上大悦”。在另一首唐代佚名诗人填写的《醉公子》词中,猧子再次出现。“门外猧儿吠,知是萧郎至。刬袜下香阶,冤家今夜醉。扶得入罗帏,不肯脱罗衣。醉则从他醉,还胜独睡时。”汉学家薛爱华将猧子翻译为“toy dog”,认为这是一种并非产自唐朝本土的小巧宠物,这种狗“面部尖削、毛发茸茸、聪明伶俐”。

       到宋朝,宠物狗不仅流行于宫廷,在民间也极为常见,城市中甚至出现了专门的宠物市场。在描写北宋宣和年间东京汴梁城生活旧事的《东京梦华录》中,宋人孟元老提到,开封府的大相国寺“每月五次开放万姓交易,大三门上皆是飞禽猫犬之类,珍禽奇兽,无所不有”,除此之外,市场上也有狗粮贩售:“养犬,则供饧糠。”南宋人周密在回忆南宋都城临安城市风貌的《武林旧事》中,罗列了杭州城名目繁多的宠物商品和服务,诸如“猫窝、猫鱼、卖猫儿、改猫犬”。有学者表示,改猫犬的意思可能是为宠物猫、宠物狗做美容。在《癸辛杂识》中,周密还提到了当时的回族女子,喜欢将凤仙花捣碎,取其汁液给猫狗染色:“今回回妇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而宋人洪迈在笔记体志怪小说集《夷坚志》中提到了宋人员琦,“养狗黑身而白足,名为‘银蹄’,随呼拜跪,甚可爱。忽失之,揭榜募赎。”为小狗命名,在走失之后招贴寻狗告示,这样的做法似乎已与今人无异。

       这些以狗为宠物的描述让人觉得熟悉,似乎在养狗这件事情上,古人和我们并无实质差别。有闲有钱阶层自然可以将更多的时间、经历和金钱,投入到宠物身上。这和如今中产养狗要带狗看病、上学校、接受心理治疗,甚至在死后为狗准备一个体面的葬礼,如出一辙。

文章原载于界面新闻网 2018年2月15日 从食狗到宠狗:中国文化中的狗狗演变史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编辑:易然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