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莫斯科艺术之旅 天鹅不死

来源:艺术中国 原标题:莫斯科艺术之旅 天鹅不死

      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孕育出芭蕾舞这种艺术奇葩,芭蕾舞不是俄罗斯人的发明,却在俄罗斯发扬光大。莫斯科人会为了能看想要看的芭蕾舞,不惜重金和花费很长的时间排队去购买一张位置上佳的票。在这里,大概不存在没有看过芭蕾舞的莫斯科人。

      莫斯科人会为了能看想要看的芭蕾舞,不惜重金和花费很长的时间排队去购买一张位置上佳的票。在这里,大概不存在没有看过芭蕾舞的莫斯科人。

      芭蕾舞不是俄罗斯人的发明,却在俄罗斯发扬光大。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孕育出芭蕾舞这种艺术奇葩,从一开始就是贵族和社会上层人世的宠儿,法国路易十四对这种艺术最为痴迷,为此他创立了世界上第一所舞蹈学校,并自己亲自参加演出,并在重要剧目中担任主角达26场之多,他对芭蕾舞规则和审美标准的影响一直存续。然而从意大利到巴黎,再到其他欧洲各国,芭蕾艺术却从来没有像在俄罗斯这样,得到如此推崇和厚爱,正是在这块冰雪国度,芭蕾向世人敞开心扉,绽放出火热的花,结出丰硕之果,就像高尔基笔下丹柯高举着的那颗燃烧的心,引导着人民走出阴霾和迷惘。

      历史和人类文明证明,不被大众喜欢的艺术,不会有永恒的生命,也不会走向辉煌,没有天才的艺术,这样的艺术也不会有灵魂,也不会有成长壮大。柴可夫斯基,就是这样的一位天才。他创作的《天鹅湖》常演不衰,是最受欢迎的芭蕾舞剧。俄罗斯的朋友告诉我,国家大剧院是艺术的圣殿,对于芭蕾舞者来说,是梦寐以求的舞台,如果能在大剧院里表演《天鹅湖》,那简直是一种终极梦想。所以,去看一场《天鹅湖》,势在必行。

      巧的是,当地的朋友邀请我观赏的正是《天鹅湖》。这张票得来不易,在莫斯科,芭蕾票都需要提前多日排队预订,所谓一票难求。我们约定5点半在革命广场见面,因为过于兴奋到得早,只能在广场上闲看风景。视线穿过革命广场边的马路,对面就是剧院广场和剧院,那边人流涌动,剧院广场上早有人围着喷泉坐成一圈,不时能听到一两句熟悉的唱词。夏季的莫斯科黄昏到晚上10点以后才会退却。沐浴着初夏的晚霞,莫斯科人享受着开演之前的闲静。

      正在被大剧院的廊顶的希腊女神雕塑吸引时,朋友来了。服务员引导我们爬上二楼,我才明白这不是我见过的俄罗斯剧院,虽然莫斯科的剧院一般都很华丽和古典,但是整体风格似乎都大同小异,其中重要的就是罗马浮雕花边加苏联共产主义元素,而眼前金碧辉煌的大厅令人眩晕,五层的观看席,如坐云端,灯光下照耀着金色浮雕的墙壁,枣红的帷幕镶嵌着金色的团花草带。来不及多看,灯光暗下,剧已开演。本次的音乐指挥瓦莱利·格力耶夫已经在掌声中走上指挥台。

      随着一曲极具柔情的双簧管抒情序曲开启,顿时清除了脑海中的一切杂念,台上的舞阵中,年轻男女簇拥着王子,欢跳着,又似乎歌唱着,或一字排开,男女对舞,或手拉手连成一圈,或成双成对各展舞姿,小丑的一段单脚旋转极具功底和技巧,王子高挑的身段、柔和的舞姿,动作平和,彰显高贵和清纯含蓄。第二幕白色天鹅随着背景画面中的一群天鹅从湖面游过出现在舞台上,柔和的步子小心地从角落移入中央,似乎在试探环境是否安全,含蓄而羞涩,直到看到王子的出现,才受惊似地快速以碎步滑开,但是王子的善意借着柔情的舞步表达,两人终于彼此钦慕,但正当柔情处,却又被魔鬼的到来打断。一波三折,王子和天鹅公主终于定下爱的誓言。第三幕最精彩的是黑天鹅的妖艳妩媚舞姿,和白天鹅的身影在帷幕上激愤绝望的拍动,将剧情推向高潮。到了第四幕曙光的出现,最终王子战胜了魔鬼,爱情胜利。然而结果对于初观此剧的我似乎并不是很重要,那种舞步和线条所表达出的微妙、含蓄,出神入化,任何言语都是多余。


Tips

      几个世纪以来莫斯科人一直有迷恋芭蕾的传统,所以几乎随时可以找到有表演芭蕾场次的剧院,各大剧院几乎每周有一场芭蕾舞剧上演,像国家大剧院每月就不少于10场芭蕾舞。

      推荐剧目:除了经典柴可夫斯基的《天鹅湖》《胡桃夹子》《黑桃皇后》《睡美人》外,还有《叶甫根尼·奥涅金》《哈姆雷特》《斯巴达克》《安娜·卡列尼娜》《海鸥》《罗密欧与朱丽叶》等等都是这些剧院固定长期表演的经典剧目。

      订票:所有的票一般都可以通过票务网站和剧院售票处提前预购,或到地铁站外的剧票亭进行订购,但除了好的贵宾或大厅的位置紧张外,普通的席位往往临时到剧院购买,也能随时购得。

      注意事项:芭蕾舞是一种极具高雅的艺术,一般如果订购的是VIP席位,一定要着整洁的正装出席,但选择普通席位的观众,只要穿着整洁,观瞻舒服也就可以了。


      最冰冷的土地,却诞生出最火热浪漫的艺术。这些艺术在莫斯科街头巷尾避无可避,走上几步就能遇到。缪斯在这里驻足不去,只因为此地有她的忠实子民,世世代代不曾终止对她的膜拜和热爱。革命广场地铁站。在拱门的壁槽内放着青铜制的革命者形象—工人、农民、士兵和水手以及“新世界”的代表者—集体农庄庄员、工人和学生。他们代表着辉煌的过去和国家光明的未来。

      革命广场地铁站。在拱门的壁槽内放着青铜制的革命者形象—工人、农民、士兵和水手以及“新世界”的代表者—集体农庄庄员、工人和学生。他们代表着辉煌的过去和国家光明的未来。

      如果说俄罗斯是一个懂得艺术享受的民族,那么莫斯科人就是会为艺术疯狂的俄罗斯人。他们表现自己对艺术挚爱的途径之一,便是以各种方式表达对曾经居住在这里的名人的热爱和怀念。他们喜欢塑造名人的雕像,并把这些雕像安放在街头、广场、公园、绿地。这一座座雕像各具特色,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地描绘出各种人物的典型形象。

      马涅什广场上,一代名将朱可夫元帅骑着骏马,威风凛凛;列宁图书馆门前,陀思妥耶夫斯基注视着莘莘学子,目光凝重;普希金广场上,普希金凝神思考,回忆往昔的光荣与伟大;莫斯科河畔,画家列宾手持画笔,构思着下一幅新作;加加林广场上,加加林高高在上,傲视苍穹。

      他们的身后,是一个个形象各异,特色分明和异彩纷繁的教堂和博物馆。深具古罗马或拜占庭风格的雄健钢骨,或是斯拉夫民族特色的朴素和淡雅,要么就是东西方文化艺术交融形成的独具特色的俄罗斯风格,最典型的就是红场上的圣瓦西里升天大教堂,路过的时候我总会久久瞻仰一番,每次看到都像初见那样充满神秘的美。当地人告诉我,莫斯科市区有超过500座的教堂,每座教堂都是神圣的艺术殿堂。

      在这些教堂和博物馆之间穿梭,我得以在世界上最著名的地铁站中停留,每一个片刻又会遭遇一次艺术的冲击和享受。地铁是莫斯科交通的心脏,然而它的价值远远超出了交通工具本身,它的美,当得起一座地下博物馆的称号。坐地铁对每一名莫斯科人来说都是种享受。我住在郊外的小城米基希,每次要坐电力火车40分钟到达莫斯科,终点就是地铁共青团站,俄语是“刚桑莫力斯卡娅”,像少女的名字,朗朗上口。这是莫斯科最美丽的地铁站之一。鹅黄色的穹顶上有精美的马赛克贴花和铜雕壁画,古典而气派,两排汉白玉廊柱上雕刻着精美的巴洛克柱头,稳重而典雅,壁画和贴花虽然主题都是共产主义和革命、人类自由和战斗之内的老生常谈,也许现在有些人不喜欢,但那些独具特色和天才型的艺术创造力,至今仍然用那火热的颜色和无以言表的深邃感染力,忠实地记录着那个激情时代。

      72座剧院,109家电影院,31个音乐厅,78家博物馆、142个展览馆,莫斯科的芭蕾、戏剧、马戏和数以万计的艺术藏品在这些屋檐下得以栖居。随便问一个莫斯科人,他都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一串俄罗斯艺术大师的名字和作品,诸如柴可夫斯基的芭蕾舞剧《天鹅湖》《睡美人》及歌剧《叶夫盖尼·奥涅金》,格林卡的歌剧《伊万·苏萨宁》和舞剧《鲁斯兰与柳德米拉》;舞蹈家乌兰诺娃、普利谢茨卡姬、玛克西姆娃……这些作品滋养了缪斯最忠实的子民,也培育出更精彩辉煌的作品。

文章原载于艺术中国 2018年7月3日  莫斯科艺术之旅 天鹅不死 来源:精品网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天鹅湖,芭蕾舞,俄罗斯

编辑:林定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