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红广在线

微信
微博
Qzone

丘吉尔:将绘画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作者:阿弥 来源:凤凰网 原标题:丘吉尔:将绘画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丘吉尔在迈阿密海滩附近作画

      谈到丘吉尔,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尽管不同的人对他的认识略有不同。有人钦佩他的政治作为,作为英国首相,他领导英国人民赢得了第二次世界大战(2017年的电影《至暗时刻》就是对这段历程的回顾);有人赞叹他的写作才能,他凭借《不需要的战争》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有人欣赏他的犀利和张狂的个性,“历史对我不错,因为都是我写的”;他那著名的“V” 形手势,甚至成了国际通用身体语言……不过,这还不是丘吉尔的全部——他还是一个业余画家。

Winston Churchill,Beach Scene on the Riviera

Winston Churchill,Boats at Canners Harbour

      不过,丘吉尔在“业余”中又算“专业”的——他一生共创作了500多幅绘画作品,这还是在他从40岁才开始拿起画笔的情况下的产量。如果他从小习画,并像死对头希特勒一样立志成为画家,假若再比希特勒运气好一点顺利考入美术学院,历史恐怕要改写了,不光英国,整个欧洲甚至都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

Winston Churchill,Lake near Breccles in Autumn

Winston Churchill,Painting of Lawrence Farm

      如此看来,似乎应该庆幸,对丘吉尔来说,“绘画是一种消遣”(这句话也是他有关绘画的随笔集的名称),而不是人生的事业。丘吉尔拿起画笔时,正处于职业生涯的低谷:一战时,身为英国海军大臣的他下令攻打土耳其,结果以失败收场。被降职后,失意的他在身为画家的弟妹格温多林·伯蒂(Gwendoline Bertie)的鼓励下,拿起了画笔。

Winston Churchill,Still Life, Fruit

Winston Churchill,Terrace at Trent Park

      在画第一幅画时,据丘吉尔自己回忆,他小心翼翼地蘸取了蓝色颜料,开始涂抹蓝天。这时,画家约翰·莱弗里(John Lavery)爵士和他的妻子黑泽尔(Hazel)来访。黑泽尔看到丘吉尔无所适从的模样,说到:“画画嘛!犹豫什么呢?”说着便拿起刷子,在画布上画了一些肯定的笔触。之后,丘吉尔便树立起了画画的信心,面对画布,再也无所畏惧了。“大胆是唯一的出路。”他如是说。

Winston Churchill,Tapestries at Blenheim Palace

Winston Churchill,Beach at Walmer

      丘吉尔的大部分作品为户外写生,地点多在其位于肯特郡的查特韦尔庄园附近。现在,查特韦尔庄园里还保存着丘吉尔的画室。他甚至在到埃及、意大利、摩洛哥、法国出访时,也会画上几笔。除却风景,丘吉尔也偶作静物和肖像。他欣赏的艺术家是特纳、马奈、莫奈、塞尚和马蒂斯等人——这些画家画中那些明亮的色彩和独特的光线,是他用来驯服自己内心那条“黑狗”(丘吉尔患有抑郁症,他将这随行的阴影唤作“黑狗”)的最佳方式。

丘吉尔在查特韦尔庄园的画室现状

丘吉尔在查特韦尔庄园的画室作画

      丘吉尔没有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在绘画技巧和品位上的突飞猛进。要知道,与他交往的艺术人士都是英国欧洲顶级的专家:莱弗里是他的启蒙老师;印象派画家华特·席格(Walter Sickert)教给了他幻灯投影照片作画法;英国皇家美术学院的院长埃德温·路特恩斯(Edwin Lutyens)和英国国家画廊的馆长肯尼斯·克拉克(Kenneth Clark)是他的座上宾,给他的艺术提出了不少建议。丘吉尔还常常参加皇家美术学院的夏季宴会,并在报纸上发表展览评论。在希特勒将一些先锋艺术作品划归为“堕落艺术”时,他认为其言论是“激烈与可怕的”。在这个一生与专制主义作斗争的政治家眼中,没有绘画的自由,就没有生活的自由。

Winston Churchill,Tea at Chartwell,1927

      丘吉尔用华特·席格教授的幻灯投影照片作画法创作了这幅作品。

      1925年,丘吉尔参加了一个完全匿名的业余画家竞赛。没想到,作品最终被评为一等奖,并得到三位评委的一致褒扬。他们甚至怀疑作品出自专业画家之手,这无疑给了丘吉尔很大的鼓励。

Winston Churchill,Captain Jack Scott

Winston Churchill,Maryís First Speech

      尽管热爱绘画,但丘吉尔对自己“业余”画家的身份却保持了十足的清醒。他曾写到:“不要期待能画出旷世杰作,在画的过程中开心就应该知足了。”“开心”,确实是丘吉尔画画儿的初衷,绘画陪伴丘吉尔度过了人生的数个低谷。在1929年英国大选,保守党惨败之后,丘吉尔进入人生的十年“荒漠岁月”(就是他长期住在查特韦尔庄园的时期),而他绘画作品的产量却达到高峰。二战过去,当丘吉尔被投票下台,卸任了首相一职后,他再度拿起了画笔。“绘画在最艰难的时候拯救了我。”他这样写到。

Winston Churchill,View of Tinherir

Winston Churchill,Meetings in Marrakech

      1947年,在阿尔弗雷德·詹姆斯·蒙宁斯(Sir Alfred James Munnings)爵士建议下,丘吉尔以大卫·温特尔(David Winter)的化名,向英国皇家美院夏季展递交了三幅作品,并顺利参展,彼时他已经73岁。不久之后,丘吉尔被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选为“特别荣誉院士”。

Winston Churchill,A Distant View of Eze

Winston Churchill,The Sunken Garden of La Dragonnière

      丘吉尔生前,作品除在英国展出过之外,还曾抵达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1943年,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会议期间,丘吉尔在当地创作了一幅小画。会议结束后,他将作品赠予了美国总统罗斯福。这是丘吉尔在二战期间创作的唯一一幅作品。后来的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被丘吉尔的作品深深吸引,也决定发展这项爱好,甚至在白宫设立了一间画室。1959年,艾森豪威尔建议丘吉尔将作品带到美国展出。之后,其作品开启了全球之旅。

Winston Churchill,The Goldfish Pool at Chartwell

      时至今日,丘吉尔的绘画风头依旧不减,这在其拍场上的表现便可见一斑。2014年,其作品《查特韦尔庄园的金鱼池》于伦敦苏富比拍出,成交价为180万英镑;在此前的2007年,另有一幅作品以100万英镑的价格成交。

文章原载于凤凰网 2019年2月27日 丘吉尔:将绘画作为生活的一部分 来源:中国美术报。

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原文链接。

编辑:文刀

思维挑战

本次访问已挑战 0 个知识点,您对 很感兴趣。

用户名:

密码:

两周内免登录 忘记密码?